【我在日本女校当老师】(01)【作者:武二郎兄】   校园小说 
字数:7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日本东京文景区,一处私人住宅里。

  陈修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鼻子耸了一下,好像闻到了若有若无的淡淡芳香。并且这个味道陈修非常熟悉……好像是……表姐的体香?

  而且好像还有什么东西似乎在紧紧地束缚着他,让他动惮不得,这样的感觉让陈修有点难受,又有点奇怪。

  「等等……」

  下一刻,陈修猛地从迷迷糊糊似醒非醒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一个只穿着性感镂空纯白色内衣的女性正像抱着玩偶睡觉一样的抱着自己。

  白皙的肌肤,乌黑的长发,鹅蛋脸,樱桃小嘴,整个身材修长而美好,丰满的胸部正紧紧地贴着陈修的身体,美妙而强烈的触感让陈修的心脏猛地狂跳起来。
  这一幕不知道能羡煞多少人,然而陈修的脑仁却是隐隐有些发疼,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表姐,长谷川真橙!

  长谷川真橙的母亲是陈修父亲的姐姐,也就是陈修的姑姑,当初陈修的姑姑要嫁给一个日本人时,陈家所有人都反对。

  但最终陈修的姑姑还是不顾家里反对,远嫁日本,为此陈修的姑姑和家里断绝了接近七年的来往。直到陈修五岁大时,他姑姑才带着女儿第一次回陈家。
  也是那一次,陈修才第一次见到大他两岁的表姐。

  之后在陈修姑姑和娘家的关系渐渐缓和时,陈修有时候放寒暑假也会去日本玩玩,而最后,陈修在自家表姐的「威逼利诱」之下,被迫前往日本读书……没错,是「威逼利诱」。

  然后陈修就这么读完高中,报考东京大学医学部,又从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陈修根本不怕找不到工作,日本医院肯定需要他这样的人才,然而陈修感觉他在日本也呆的够久了,是时候回家了。

  陈修从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回国也不怕找不到工{ 乍。

  其实早就有国内的大医院给陈修发来邀请函,邀请他回国后去工作,只是由于当时还没毕业以及表姐的原因,所以一直拖着。

  这时陈修把他表姐的上身推起,两个丰满的大白兔从挤压变形中恢复,自然地弹了两下,陈修看着脑仁更疼了。

  老实讲,他这位表姐无论从身材还是脸蛋,都完全没的说。硬要陈修评论,他也只能评论「完美」两个字。可是他这表姐其实是一个弟控。

  没错!她就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弟控!

  当陈修发现他表姐是个弟控时他才明白为什么他的表姐会威逼利诱他来日本读书了——就是想经常和他黏在一起,并且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修君~.…亲亲……」

  听着那软软的有些嗲的低喃声,陈修一个头两个大,接着陈修没好气的朗声道:「真澄姐别睡了!」

  「唔……」

  长谷川真澄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坐起,接着她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迷糊的笑道:「修君,早上好。」

  「真澄姐。我们是表姐弟,你穿成这样和我睡在一起……」

  「没关系喔。在日本的话,姐弟是可以结婚的,法律都承认的!而且我们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可是……我们都已经成年了诶,不再是小孩子了……」

  「成年了?那不是更合适了吗?」长谷川真橙瞪大眼睛,随即笑着说道:「而且修君你的肉棒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呦。」

  陈修一拍脑门,无语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谁叫姐姐实在太美太诱人了呢,自己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一大早看到这种情形,怎么可能不举旗致敬啊!

  长谷川真橙眨眨眼睛,轻轻垫起臀部,一手抚摸着自己坚挺硕大的乳房,开始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一手捉着陈修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塞去,然后轻轻摇动起来。

  「唔……修君,好舒服呢。啊……修君你刚才……还说不太好,可是……嗯……你的肉棒现在还在人家的蜜穴里抽动,是不是……太……太没有,啊……,没有说服力了呢……」

  陈修一边感受着表姐紧致湿滑的小穴,一边黑着脸说道:「真橙姐,我机票都已经定好了,今晚就要走了。这样,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请你还有姑姑和姑父吃个饭吧。在日本读了这么长时间的书,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长谷川真橙闻言一愣,下意识地夹紧小穴,看到陈修发出愉悦的哼声后语气玩味地说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舅舅?」

  「……」

  「比如说,和舅舅好好地谈谈,告诉舅舅,修君在十三岁的时候就拜托我说,真橙姐,让我摸摸你的胸部吧,又比如十四岁的时候说,真橙姐我想知道女孩子的身体构造,还有我绝对不会插进去之类的话……还有,要不要把我这几年开的避孕药清单也给舅舅看一看呢?啊对了,还有我这些年拍的那些修君对人家做的羞羞事情的小视频哦。」

  「……够了啊真橙姐。」

  陈修脸色都有点发青了,他小时候不懂事,那时处于对女孩子比较感兴趣的年龄,男孩子都有这种时代,大家都懂。再加上自己表姐又比较好说话,结果就……嗯,结果就是从上高中开始就和自己这个美丽的表姐单独同居,基本上每周都要来那么几次,从卧室到阳台,从客厅到厨房,床上、沙发上、椅子上、地板上,还有桌台上,都留下了大战的痕迹。还有几次在楼道里和露台上啪啪,随时都有可能有邻居经过,稍微出一点动静表姐的小穴就收的特别紧,爽到不行。最夸张的一次是在图书馆里,因为完全不能出声,超级刺激的,表姐的小穴收的紧窄无比,淫水流了一地,一个小时高潮了七八次,最后本来想颜射的来着,但是考虑到影响,最终还是射在表姐嘴里了。后来清洁阿姨还嘟囔着哪个家伙把水打翻了的。

  说起来,表姐这么好的身材和皮肤,还有自己的一份不小的功劳吧。毕竟那么多胶原蛋白可不是白吃和白吸收的。陈修暗暗地想着,脸上不自觉浮现出一抹笑容,也开始下意识地挺动腰腹。

  「嗯……修君,你主动起来了呢……唔,真好,舒服……嗯,不要停……嘻嘻,还说要回国,你舍得表……哦……表姐我么。」

  「哼,就是要把你这个磨人的妖精给干死,我才好无牵无挂的回国。」
  「嘻……那来呀……」

  长谷川真橙一只手在陈修的小腹上轻轻画圈,一只手大力揉搓自己的坚挺的奶子,嘴里发出淫荡销魂的娇喘。

  「修君,我的好弟弟,你要不要把人家现在的样子录下来,这样以后回国之后想姐姐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嘛。」

  陈修脸色一黑。他知道表姐这话绝对是反话。以往也有过类似的情景,不过这些东西除了两人一起看增添乐趣以外,还成了表姐手里的把柄。他这位表姐要是把这些事情告诉他老爹,那老爹不把他拆了就见鬼了。

  陈修的老爹可是一个古版保守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儿子已经上了自己侄女起七八年了,非得吐血而死不可。

  其实早先陈修也考虑过搬走一个人住,但他这表姐反而向陈修姑姑,也就是她妈妈打小报告,姑姑觉得表姐弟住在一起增进增进感情也是好事,而且陈修一个人住她不放心,两个人住一起,也安全一点。然而陈修和长谷川真橙两个人单独住在一起之后,长谷川真橙的本性就暴露出来,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给陈修提供叫醒服务。至于怎么叫,反正是用嘴叫,而且不是用喊的。

  两人缠绵了一阵,长谷川真橙望着身下湿漉漉的被单,笑吟吟地说道:「修君,说正事哦。姐姐任教的高中,最近有个保健老师辞职了,学校正在招收新的保健老师,修君,你去试试吧?」

  「嗯?我记得,真橙姐你任教的高中是一所私立女校吧。」陈修坐起身来,轻轻把表姐的头往下按了按,长谷川真橙也顺从地伏下身子,把湿漉漉的沾着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含进嘴里做事后的清洁。

  「而且,保健老师不就是校医吗?只是偶尔在体育课上将一些关于急救方面的只是把,或者做做学生的心理辅导,再定期帮女学生进行体检,量量胸围身高啊什么的,也没其他什么事情了吧。再说,我今晚的机票都定好了,就要回家了。」陈修看着表姐顺从的样子,刚射完精的肉棒又隐隐有些发热。

  「唔……修君,你不乖哦,唔……」

  明明是清洁,结果舔了几下,又变成吞吐口交了。

  长谷川真橙一边吞吐着陈修的肉棒,一边含糊地说道:「唔……修君,可是……我都和学校的理事长打过招呼了,说……唔,说我弟弟今天中午要去面试的诶……」

  「……」陈修一阵气结,忍不住按着表姐的头狠狠地抽插了几下。

  长谷川真橙呜噜一声,接着说道:「所以,修君你不去的话,姐姐会很苦恼的。这样的话,姐姐就算失身……哦不,是失信于人了,以后理事长会对姐姐有看法的,说不定还会给姐姐小鞋穿呢。」

  「没这么严重吧?而且我又是个中国人,又是个男性,女校应该不会招收我当保健老师的吧?」

  「嗯……这些我都对理事长说过了,不过理事长一听修君你是从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立马就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长谷川真橙吐出肉棒,骄傲地说:「毕竟,能进入东京大学医学部的,每年可只有一百个人呢。所以可谓是精英中的精英,尤其是像修君你这样的歪果仁,想进一般大学的医学部都是超级难的,更别说东京大学医学部了。而且,要知道东京大学医学部一般可是不招收歪果仁的呢。所以我一直都觉得修君你很厉害喔,姐姐能有你这么优秀的弟弟实在是太幸福了!」

  「我看是太性福了吧……」陈修揉着表姐的头发笑道。

  「也是呢。」长谷川真橙舔了舔舌头,又开始吞吐陈修的肉棒。她一边吞吐,一边说道:「虽然我也觉得弟弟你去当保健老师实在是有些太屈才了,以你的能力,去大医院的话,年薪肯定不会低于两千万日元的,以后还会更高,可是姐姐班级里有很多的问题学生呢,修君你又这么优秀厉害,就帮帮姐姐嘛。不然姐姐一定会因为问题学生的情况被上头叫去谈话的,而且还会被扣奖金、甚至通报批评写检查呢,所以为了姐姐,修君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好不好?」

  长谷川真橙的丁香小舌灵活的舔弄着陈修的肉棒,时而贪婪地卷住棒身品尝,时而调皮地绕着龟头打转。渐渐地,表姐感受到肉棒在自己的小嘴里再次胀大,她吮吸的力度和速度开始慢慢地加大。

  「呼……修君,你的肉棒今天更大了呢。」

  长谷川真橙身体向前探了探,把陈修的肉棒用自己两个白皙坚挺的奶子挤在中间,上下搓动,还时不时用舌头轻轻舔陈修的龟头,弄的陈修浑身发颤。
  「说起来,弟弟你不仅学业厉害,连做爱也是超一流的呢。这么粗长的肉棒,每次都让姐姐受不了。」

  说到这里,陈修得意地笑笑。这的确是他天赋异禀之处,不但肉棒长度足够,硬度也是一流,更加难得的是十分坚挺。

  长谷川真橙用胸部挤压着陈修的肉棒,一脸可怜巴巴地说:「修君,你就帮帮姐姐,以后姐姐每天都给你肏好不好。」

  陈修没好气道:「这不用我说,你也会自己爬上床来。」

  长谷川真橙嘻嘻一笑:「不一样哦,我是说,如果修君肯帮忙的话,那么以后在学校里,办公室、教室、厕所、车棚里,嗯……甚至是在器材室、保健室……如果修君你喜欢,在广场的哪个树后面也不是不可以呦。」

  陈修闻言,心猛地跳了一下。这种场景,他梦里已经出现了好几次了……长谷川真橙似乎还觉得好处不够多,苦着脸皱了皱眉头,又说:「好啦好啦,你想想,女校诶,里面还会少了美女吗,姐姐就大度一点,你要是看上哪个女学生,姐姐帮你忙就是了……哇!修君,你好色哦,说道女学生,你的肉棒又变大了呢……呜呜,看来姐姐是对你没有吸引力了吗……果然年老色衰了啊……」

  陈修一头黑线,看着一脸媚笑淫荡的表姐,忽然发狠起来,起身一把把表姐翻身推到,摆成后入的姿势,狠狠地把大肉棒刺入表姐那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
  两片粉红娇嫩的大阴唇被粗暴的撑开,一粒小肉芽被龟头肉伞刮动,长谷川真橙瞬间浑身僵硬。

  「噗——」

  汁液四溅。

  「啊!……」

  长谷川真橙长长地呻吟一声,断断续续道:「嗯……嗯,弟弟,你……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要么我把你对姐姐,啊……做过的事情都告诉舅舅嗯……,还有现在在做的事情,直播……给舅舅,要么你就留下来帮姐姐一个忙,唔……来,来姐姐学校当保健老师……姐姐……姐姐天天给你肏,还帮你……帮你肏到学校……的学生……你自己选……啊……啊!」

  陈修恶狠狠道:「我要留在日本,天天干你这个小淫娃!还想直播?你是还想被别人肏?哼?」

  「没……没有啊,嗯~ 嗯~ 修君,表姐……表姐只给……修君一个人,啊……只给修君一个人肏……」长谷川真橙眼神迷离,身上肌肤透着粉红,鼻子里哼着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想入非非的呻吟声。

  「嗯……修君果然是最棒的呢……啊……」

  陈修狠狠地肏干着表姐长谷川真橙,心里想着,当初来了日本之后,姑父、姑姑也都是很照顾他的,更别说表姐是最照顾的了,不但照顾自己起居,每天还坚持提供叫醒服务。而且表姐又那么漂亮,虽然也拍了很多小短片,但要是真的回了中国也只能看着短片怀念了。更何况……学校,真是个无比美好的地方啊……嗯,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是帮一下吧。

  陈修狠狠地抽插几下之后,轻轻抽出肉棒,在表姐的蜜穴门口旋转研磨着,弄的长谷川真橙娇喘连连。

  「啊……小坏蛋,你坏死了,快~ 快进来啊!」

  长谷川真橙开始主动摇着光滑白嫩的屁股,浑圆的大腿微微分开,在寻找逃走的肉棒。

  陈修嘿嘿笑着逗弄了一会儿,猛然一挺身子,肉棒直接没入四分之三。
  「喔……!修君……修君好厉害!」

  长谷川真橙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紧接着配合着陈修的节奏摇摆起来。
  「对了真橙姐,我还要多嘴一句,我只有医师资格证,并没有教师资格证的。这样也能当保健老师吗?」

  虽然保健老师干的是校医的活计,不是任课老师,只是需要偶尔在体育课上讲一些知识,做做学生的心理辅导等等,但总归名头上带着「老师」两个字,陈修觉得应该需要教师资格证才对。

  「修君,你又不是像姐姐一样当任课老师,不是一定需要教师资格证的。再说了,这是私立学校,只要学校的理事长点头就行了。」长谷川真橙扭过头来露出明媚的笑容。这种纯洁明媚和性感淫荡的表情同时出现在表姐那完美无瑕的脸上,并且表姐还在轻轻摇摆着插着肉棒的蜜穴,让陈修不由一阵气血翻腾,肉棒又胀大一圈,狠狠地肏干了百来下才稍微平复下来。

  长谷川真橙扭着屁股,媚眼如丝地说道:「修君你好厉害,好棒……姐姐今天没什么事情,又是周末,待会儿……嗯……就陪修君你一起去学校面试,怎么样……啊?」

  「真橙姐,我知道你在哪所学校教书的,你忘了我还在学校图书馆肏过你呢。所以我自己去就行了。」

  「那好吧……」长谷川真橙听到图书馆三个字,脸一下子就红了,蜜穴处也更加湿润,甚至开始往外流水。她红着脸加速前后耸动臀部,套弄着陈修的肉棒:「修君你真是的,还提起那次……差点被我的同事发现了呢。」

  「嘿嘿,要是发现了,就拉来一起干了呗。」陈修看着不断耸动的表姐,那白皙滑腻地翘臀,不由赞叹:「表姐,还是这个姿势你最美。」

  说着,陈修用力拍了一下表姐的臀部,长谷川真橙大叫一声,又像是吃痛,又像是舒服的呻吟:「修君……哦,修君,你是不是上次就看上我那同事了,她可是童颜巨乳,比我的奶子还大,声音也媚的很……啊,啊……好舒服……修君你要是想……想干她,表姐帮你嘛。不过,你得先喂饱人家哦。」说着,长谷川真橙回头望了一眼陈修,那眼神带着三份纯真,三分淫荡,还有四分哀求,陈修敢说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抵挡不住表姐的这个眼神,看了之后只想把这个尤物狠狠地压在身下蹂躏、肏干。

  「嘿嘿,这才是我的乖表姐。」陈修嘿嘿一笑,双手抱住表姐的臀部,开始加速抽动起来。肉棒和蜜穴的结合处拉着半透明的白丝,随着肉棒的出入,两篇粉嫩的阴唇也跟着翻动,还有轻微的噗噗声。

  「既然表姐这么乖,那就赏赐精液给你吧。」说着,陈修的抽动速度越来越快,长谷川真橙也不断发出似痛苦似舒服的呻吟声,浑身僵硬。龟头的肉伞每一次抽插,都会刮动蜜穴的肉壁,带出一大捧淫水,打的床单一大片湿湿的。
  「呼……表姐,你的小穴夹得好紧,弄的我好舒服。真是,都干了八年了,还是跟前几次一样这么紧致粉嫩,表姐你真的是天生就要被我干的极品女人啊。」
  「啊……是……我生来就是要被修君干的……修君,快点,再快点……不要停,哦……」

  对于表姐的这种要求,陈修一向是没法拒绝的。他一手揽住表姐的翘臀,弯下身子,另一只手揉捻着胸前丰满的肉球,肉棒快速地进出。

  「嗯……嗯……」陈修也到了最后关头,加速冲刺。这一早上他的肉棒就被表姐玩弄,一会儿用嘴,一会儿用奶子,还用还插进湿热紧致的蜜穴,早就受不了了,虽然已经射了一次,不过表姐今天早上似乎是因为有求于己,显得分外淫荡,让陈修根本把持不住。

  这回最后的冲刺之后,陈修大吼一声,用力一挺身子,僵住不动,粗大且长的肉棒全根没入表姐的蜜穴,直插进了子宫口,而长谷川真橙也早已被肏的微微翻白眼,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喃喃呻吟,放任精液在蜜穴内喷洒。

  「啊……要泄了,我要泄了……修君,我要来了……」

  精液每次喷薄,长谷川真橙的身子都会抖一下,最后由于精液实在太多,从肉棒和蜜穴的接缝处渗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滴在床上,显得十分淫靡。

  忽然,长谷川真橙的身子也开始剧烈抖动,蜜穴里的肉壁开始疯狂挤压、抽搐,把陈修肉棒里最后一点精液也榨出来,这才闭着眼睛倒在床上。只是肉棒刚刚脱离小穴,长谷川真橙又一下抬起头来。

  「啊!不要浪费!」感受到精液的流失,长谷川真橙一下子就回过神,连忙转过身来,夹紧蜜穴,同时一下俯身把陈修的肉棒含在嘴里:「唔……修君的精液可不能浪费呢,咕噜……」

  陈修无奈地看着表姐,摇头笑笑。也不知道表姐从哪里听说的,精液可以美容,这八年来每周都要榨他几次,而且每次的精液不是吃掉就是要求一定要射在小穴里,而且就算射在小穴里,最后拔出来的时候,也要舔干净。

  不过……表姐这个样子,真的很美,淫荡中带着一点纯真,我喜欢。陈修心里想着。

  事实上,陈修最喜欢的就是表姐人前淑女,人后淫荡的模样。再加上表姐弟这层身份,让陈修每次干长谷川真橙的时候都有一种别样的刺激。特别是在公共场合的时候,即便是没有人在附近,射精的时间也要比在家里早很多,而长谷川真橙也通常会有更高潮的反应。

  ……

  两人最终达成协议后,终于起床,约好吃完午饭,陈修自己去学校,而长谷川真橙则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只是在做饭的时候又出了点小情况。由于长谷川真橙只围了个围裙,其实就是全裸着做饭,让陈修忍不住又在厨房直接把表姐按在灶台上干了一炮,结果长谷川真橙的两个坚挺的大奶和丰腴圆润的后臀上都是陈修的爪印。陈修本来想直接射在小穴里,只是拗不过表姐的哀求,最后只好做了一道精液夹心蛋包饭,长谷川真橙很高兴的全部吃完了。当然,在陈修做蛋包饭的时候,长谷川真橙也没闲着,贴心地用小嘴清理着陈修肉棒上的残余精液。一边清理,还一边拿着手机自拍视频,一边拍一边口交,还一边抽出空来说几句旁白,比如「啊,修君的肉棒好好吃呢」、「唔……好长、好大,人家下面都湿了呢」、「好想修君的肉棒现在就插进来啊」之类的话,最后拍完之后存储命名为「编号0278」。

  经过这么一折腾,本来应该是早饭的,结果不但起床晚了,做饭时还有小插曲,陈修也是无奈得很。

  在以观音坐莲的姿势吃完午饭之后,已经是差不多下午一点了。和躺在床上没力气起来的表姐打了个招呼之后,陈修就出门,前往学校去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