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14-15)【作者:杨庭】   人妻小说 
字数:380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四)失误被上之过年回家春色满天飞(下之一)

  《不要离开我。》

  ***********************************
  「杨杨~你可不可以帮我松绑?我…我有点想那个…」我用她带来的浅蓝色发带,绑住一双小手,垂在床沿;光洁无毛的腋下,女友一边扭动着白皙双腿,一边求饶。

  「想哪个?你不说我不知道啊?而且说好要从实招来?为何还要骗我?」我有些不满,我可以接受女友被上的事实,却不能接受被欺骗。颇矛盾的心理。
  「我想尿…尿啦~你从吃饭开始就偷偷塞了那个在我的里面…呜嘤…」眼前一幅美景,穿着浅蓝色睡衣胸前真空的激凸,淫水遍布两条美腿,已不知是尿?还是分泌物?抑或两者都有。朱唇微张,喘喘呵气的女友,性感又惹怜,情不自禁,一口吻上。

  「唔唔…不要~啊~」「这是对你的惩罚。对我的惩罚就是,我的女友被别人上了。这样公平吧?」香舌蚕绵中,微微分开拉出一缕情丝。

  「不公平…啾一个…」说完主动贴上了我的唇,大战第二回合。

  前段回忆参照→笨笨女友瑛庭(六)失误被上之过年回家春色满天飞(中之二)
  ===================================
  事情回到前一晚,瑛庭帮堂弟口交后,起身去厕所漱口,想说顺便刷牙洗脸要回去睡了。女友穿着白色花花图案无袖睡衣,下半身搭超短粉色海滩裤。
          以下第三视角兼女友视角↓↓↓

  〝咕噜咕噜咕噜…噗…〞「呕…味道好腥…好臭…小健这混蛋!小杨我都没有让他射进嘴巴过耶!可恶!呸呸呸…」女友一边漱口一边抱怨…

  「内裤都湿掉了…嗯…脱掉好了。不舒服…回房间再换吧…反正大家都睡了。」
  说完,两手抓着裤头一把拉下,弯着腰一脚丫一脚丫地脱出裤头,拿起小短裤仔细端详。

  「啊啊~全都湿掉了啦…算了…外裤比较不明显…不穿内裤了。」哀…我怎么变成这样淫荡了…瑛庭这样想着。

  将小胖次拉出海滩裤的包覆〝刷…〞双手靠着洗脸台揉拧着洗起内裤,海滩小短裤则被晾在一旁垂头丧气。由下往上看去完美弧度的小腿肚,修长带点肉的密大腿,随着洗涤声〝刷刷刷…〞白皙的屁屁一抖一抖裸露在外,诉说着青春洋溢。

  门缝中一道淫糜视线妄想着…

  「唔…还是好噁…好腥臭…等等回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小杨发现?小杨这呆头鹅!

  下面也还是湿湿的…「

  边抱怨,一手撩起一捧水,两脚些微站开,往下体抹去〝啪啪啪…〞拍去淫水痕迹,一滴滴水痕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滑过大腿、小腿,倘至脚跟、指尖,有些恋恋不舍地缓缓流向排水孔。

  「咦!?是谁!?」头抬起来一瞬间,瑛庭终於注意到镜子中反射的视线。大声疾呼。

  「庭庭姊…是我啦!我想上厕所…」瑛庭在他们住的租屋处,平常上厕所都不锁门的。这个习惯也源自於乡下的老家四合院。

  「哦!是你啊!你看看你!我的嘴巴都是你小鸡鸡的臭味!可恶耶!」进来的是小健。瑛庭转身指责,怒气一下爆发。

  「我才不小咧!而且姊你没穿裤子!」小健反呛回去。

  「啊……!别看!」瑛庭赶紧两手遮住阴毛稀疏的那条肉缝。

  「摸都摸过了~ 我们是姊弟又没差?对吧对吧?借我看一下啦~ 」小健厚脸皮地说着。

  「为什么要给你看?你刚刚害我在小杨面前差点丢脸耶!」这可恶的小健,又想揩油!

  「好啦!我只是要进来尿尿啦!你继续忙你的,我才懒得看呢!又没多了不起…

  谁稀罕…「小健一副不可一世的拉下拉炼〝哗啦啦…〞一道黄色水柱倾泄而出,对准马桶尿了起来。

  ((马桶在左边,洗手台在中间,浴缸在右边。外面还有一间比较大的传统浴室,就是稍早瑛庭与堂哥和老爸洗澡的地方。))

  「什么啦!?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女友赌气地放开遮住的手,转过去继续沖洗。想想,反正都要洗了,拿起右边海滩短裤,浸了浸水,抹起洗衣皂,一起刷了起来。

  「尿好了没?快出去。」瑛庭眼角偷看了看小健的半勃起的鸡鸡。小健鸡鸡不长,看似还在发育中,但那龟头真的像颗高尔夫球一般大。看得瑛庭有些心慌。
  「好啦好啦~我洗洗手。」「喂!我在洗内裤,你别乱,去旁边莲蓬头洗。」「啧啧…」「啧屁哦!」小健绕过瑛庭洗了洗手。

  「ㄟ~ 小健…今天的事情不可以跟别人说哦~ 知道吗?」……「喂…干嘛不回答我」「我知道啦~ 」「怎么回答这么慢?要是让小杨知道你就死…」
  「啊!你在干嘛!?别乱看。」女友转过头来,看到小健蹲在地上,蹲着抬头仔细端详自己的屁股蛋与私处。吓得女友反射性地伸出左手反手遮住臀部。
  「不要挡啦!这个地方健康教育课考试会考,不然我干嘛看?我如果考不好都是姊你害的哦!」小健豪不畏惧说着豪洨话,也随即伸手挪开挡住的春光。右手拇指扣住右半臀下缘,其余四指紧抓那片吹弹可破的屁股蛋。

  「唔…不要摸…我听你在屁啦!你考试最好要看我的屁股,不要乱找藉口!当你姊笨蛋吗?」女友夹紧屁屁转头向后怒斥。

  「嘿!果然骗不过聪明的堂姊!」小健面不改色说着奉承话。

  「哼!这不是废话吗?」女友还是依然容易得意忘形。

  「姊~ 你下面还湿湿的耶!我帮你擦擦!」

  「啊!?不用了!唔…住手…啊嗯~」小健说完立马抽张卫生纸往瑛庭的私处抹去,让女友敏感地双腿一颤。

  「呜呜呜…不要…一直这…样磨来磨…去…呜噢~」小健隔着薄博一层卫生纸,浸湿了女友分泌的淫水来回摩娑。卫生纸沾了水,一下就湿得破了。

  「姊~继续洗~不必理我。你洗好我就停下。我答应你。」说着,手指在女友私处下方前后搓揉把玩,也持续蹂躏着瑛庭的理智。

  「什么啊?我没答应啊~呜喔…停…停下…啊…」瑛庭敏感的娇躯让她无从反抗。手肘抵着洗脸台,双眼迷濛地搓揉自己的内裤与小短裤。

  「好了没…唔…不要这…样…欺负姊…」女友平常一副清蠢样,没错,是蠢,好骗,明知小健藉故就是要吃自己豆腐,却也难以拒绝弟弟的胡来。尤其当私处被攻陷下,更是沉浸在酥爽快感里面无法自拔…

  「咦?怎么越擦越湿?啊?破了?」卫生纸早已破烂,眼见淫水氾滥已成灾,小健随口说着藉口,中指与无名指顺势插了进去,来回搅弄女友的阴道。

  「什么?不…不要~插进来!不要…小健不可以…唔…呜呜呜…」

  刚刚手指还在她的阴唇上尽情抚摸挑逗,瑛庭想…这还可以当作是一般的吃豆腐。帮堂弟口交,也只是想解决小弟弟的欲望,以免被侵犯。谁知现在可又跟刚刚客厅玩闹时一样插了进去…这怎么可以!?

  「小健…你太过分了!住手~不要~」〝啪!〞一声,女友双腿瘫软蹲了下去,潮湿的地板圈出了一抹黄色液体…

  「啊!堂姊~你又尿尿了!哈!偷尿尿~ 被我抓到了!」小健取笑着。
  原来女友原本就想尿尿,爱恶作剧的小健两指一插一抠,拇指不经意一按那勃起的阴蒂。让原本膀胱溢满的尿意溃堤,撒了一地黄橙。

  「都你啦!走开啦~呜呜呜…」瑛庭恼羞得哭了出来。因为这次真的是尿…
  「姊…」「不要碰我!我要洗一下。」被吓到的小健,不敢再说什么。手指抽离堂姊的私处,深怕姊去告状,安静了下来站在旁边看着。眼见堂姊那丰满的臀部提了起来,上下一抖一抖地甩掉挂在臀尖处与私处的尿液,弯腰拿起莲蓬头往地板沖一沖. 再两脚张开,开始沖着自己的妹妹,一手拨弄着。垂着头…似乎在哭泣…

  「姊…你还好吗?对不起…我…」小健愧疚之心油然而生,也不舍眼前美景。突然间…〝啊!〞「唔…喔喔喔喔…姊!你干嘛喷我!?」女友拿着莲蓬头瞬间朝着堂弟颜射。「活该啊!谁叫你要闹我!害我漏尿!马的哩!看我厉害!」
  「姊~住手~」「哈哈哈哈!活该!湿身了吼!看你晚点回家怎么跟大伯说!爽啦!」说着继续对着堂弟小健身上一阵乱喷。

  「啊~ㄚㄚ~~可以了唷~~不要了~可恶!」「唔哇…不要过来…啊啊啊~小健走开!」〝叩!〞〝砰!〞〝框!〞〝啪啦!〞

  湿身的小健与女友两人扭了一团抢着那唯一的武器〝莲蓬头君〞,一个瞬间一个脚滑,双双跌入浴缸中…

  看到这,大家应该知道瑛庭的个性就是不喜欢丢脸,更不喜欢尴尬,一旦有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或造成大家为难与尴尬的情况发生,她就会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想要耍宝嬉闹,藉此来让整件事情缓和轻松下来。这就是女友…为何吸引我的原因,也更是她常常被吃豆腐甚至性侵的原因。自我催眠,将道德感降低,来保护自己,保护彼此关系。一个笨蛋。

  回到正题,瑛庭面朝上躺着浴缸,右手紧抓着自己的武器上举,整个下身裸体不说,上衣与小可爱也被小健慌乱中撩起,露出一对娇乳,乳头挺立在空气中,水滴一滴滴趾高气昂地落在那一对小山丘上、乳尖儿。左手推着小健胸膛。
  理所当然,小健趴身贴在女友上面,右手失礼地撩起小可爱与无袖上衣,食指与中指指缝中夹着一颗勃起乳头,左手跟上想夺到武器…两人一高一低,当然是女友高一点点,手一长一短,女友长一点点,在那拉扯。忘了说,浴缸不大,小健整个下身贴着女友小腹,短裤也在刚刚与堂姊拉扯中挂在膝盖上……

  「呜喔~痛!小健…你起来…这样很难看…别玩了…」女友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两只光滑长腿挂在堂弟腰间。想推开小健。

  「不要!你刚刚喷得我全身都湿了耶~叫你停都不停!给我~给我~」小健赌气说着。

  「不要…乱动…你快起来…」瑛庭双腿蹬着,小腹跟着腾空而起对堂弟示意。
  「我才不要!」〝唔…〞小健这时才低头看个清楚…这个体位…小腹摩擦的酥麻感…

  「啊!小健你干嘛!?」女友感受到小腹一闷,一根熟悉却又不太熟的火热肉棒紧紧贴着自己的私处上。还上下磨蹭。

  「姊…我下面怪怪的…」小健狐疑道。

  ===================================
  女友回忆昨晚发生经过,对我说「小健似乎对性事不熟」〝干!不对!他明明就有跟小刚上了自己堂妹。现在是在装傻啊!〞我一边听着,心里一边惴惴不安,绝不能让她知道自己亲妹更早就被自己堂弟性侵了。

  ===================================
  「唔嘤…不要磨…」推挤的力道又更大了。是说瑛庭推着小健胸膛,小健下体肉棒也上下推挤着,推开了女友肥满的阴唇,稀疏的阴毛无力抵挡小健的突刺。
  「小健…我们这样…呜停…不可以…快起来…我帮你弄…出来…可以吗?」
  「姊…我这样就好…喝喝喝…好舒服…」〝喝喝喝…〞小健一边用阴茎抵着堂姊的肉唇前前后后地磨擦,一边发出兴奋的喘息声。

  「唔嗯…嗯…不…不可以…继续…」

  〝叩叩…〞〝谁在里面!?〞一阵敲门声,接着问话。

  〝啊啊!怎么办?〞小健与女友整个吓到异口同声地小声对问,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我要尿尿,是谁佔着厕所不出来?我要进去啰!〞听声音是大伯在门外。
  「是…是我啦!大伯~我在洗澡。」瑛庭无法抑制颤抖着声音,说着。
  〝是你哦!那ㄟsay架尼故?(怎会洗这么久?)不是刚洗过吗?〞
  「是因为刚…刚刚汤太烫,热到都流汗啦!还…还有跟屁孩小健打闹…所以就打算在洗一次…这样…」女友趁机骂了骂小健。

  〝可是我想尿尿捏?另一边浴室又是你妈佔据着洗澡…让我进去吧~我保证不看你那边…〞

  「不…不好啦!大伯…」

  〝咦?你没锁门嘛!没关系啦!你小时候不也常这样光溜溜地到处跑来跑去?没啥好看的,我进来啰!?〞

  「啊…不要…」瑛庭慌乱地大喊。

  〝纱…纱帘〞浴缸边还有个纱帘。小健提醒着堂姊。因为也怕被大伯看到这样如此情色的景象,会吃藤条。

  〝啊喔!?好!你快拉上。〞小健站起身,女友也随之爬起,两人赶紧左右拉上浅蓝色纱帘。纱帘原本就是要让莲蓬头喷洒的水不溅出浴缸而装的,现在刚好可遮住整面浴缸。

  〝咯吱…〞浴室门缓缓打开〝ㄆㄧㄚ…ㄆㄧㄚ…ㄆㄧㄚ…〞大伯走了进来。
  「哦!就有遮着嘛!?」〝刷〞〝哗啦啦…〞大伯拉下拉炼提着自己的阴茎,迳自尿了起来。

  「嗯…可是人家长大了,会…害羞…」瑛庭紧张地回话,两手紧抓着纱帘不放。

  「呵呵?哪里长大啦?有没有好好发育?要不大伯帮你看看?身体检查?」大伯看似喝了酒,满嘴下流。

  「啊?不…不用啦!一直都有在好好发育…应该…吧…」瑛庭没注意到大伯的言语轻薄,应该说,不太在意吧!从小到大附近邻居阿北或亲戚都会这样〝唉唷~ 古家妹子长大啰?交男友了没?胸部有没有长大?阿北我帮你看看?〞之类,早已习惯了。女友只注意到自己的发育…胸前的B罩杯…小六之后就没长进…自卑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唉…」女友低头看了看胸部叹着气。

  「唉什么?真的发育不良齁?你大伯我就知道,男友没帮你燉些青木瓜吗?还是你男友是萝莉控?」

  「大伯别乱说!哪有发育不良!这样刚刚好!哼!」瑛庭不满道。

  「别生气~ 庭庭你也知道大伯以前学中医的。很会看啊!很多女人大伯我只要把把脉,捏一捏,就知道哪里出了状况,嗯…这个有硬块…这个应该要多吃青木瓜四物、排骨汤…」大伯甩了甩垂软的肉棒,提起裤子,转过身面对这块纱帘,可纱帘的另一侧,他们俩孩子都不知道。

  「真…真的吗?真的可以继续长大吗?」瑛庭开始燃起一点希望之火。
  「真的~骗你干嘛?你堂姊也给我看过呀!这没什么,医疗行为,医疗行为而已。」

  〝小健你别闹…嗯啊…〞〝嘘…小声点…会被发现的…〞浴缸虽不大,可她们两个也很娇小,小健从后面抱住女友,五指成爪抓着一对娇乳,一手沿着小腹停在阴唇上抠弄。女友放下一手试图阻止背后的骚扰,想当然尔,也无从阻止小健的入侵。

  「嗯?庭庭?你怎么啦?」大伯听到了呻吟声,有点起疑。

  「嗯…没…没事…看到蟑螂而已…」

  「你不是不怕蟑螂吗?我帮你打?」大伯狐疑地说。

  「啊?不必…不用了!是不怕…突然出现吓到而已,跑…跑掉了…」

  〝你干嘛啊!?〞女友转头看着堂弟用眼神及皱眉示意别再乱了。

  〝我帮你抹肥皂呀!不是装作洗澡?〞小健狡狯地回答。

  「呜嘤…不要~」只见小健用手抹了抹肥皂,将泡泡直接抹在女友阴唇上,时而玩起稀疏的阴毛,时而磨过敏感的小豆豆。

  「不要什么?你不相信哦?」大伯在纱帘外问着。

  「啊?不是…我堂姊真的也看过?那…」瑛庭在理智与快感中,渐渐无法思考。

  「不要也没关系啦!只是下次你伯父我去大陆,就要很久才会回来唷!到时候恐怕就来不及了。」伯父随即转身,准备出去。以退为进。

  「啊!?不是…是…只是…」女友欲言又止。〝小健别弄了!〞因小健趁机玩弄女友身体,可又怕让胸部变大的机会跑掉,於是左右为难了。

  「只是什么?」大伯停下脚步。

  「只是…我现在在洗澡,而且这样很…害羞…」最后几个字声若细蚊。
  「不必害羞啦!从小看到大了!没什么好看啦。不然,这样好了,你把一边胸部露出来就好!我摸一摸便知有没有。这样才好开出调理配方呀!对不对?你看不到也不会害羞了!就当在…看医生!对!看医生!」大伯说之以理,动之以情,只为美乳。

  「嗯…下次啦…下次好不好?大伯~」〝唔嗯…别乱…〞

  「嗯…好吧…那大伯我出去了…」〝啪躂啪躂…〞出了去带上了门。

  〝走了吗?我爸…〞小健担心地询问。

  〝呼~应该走了…〞瑛庭如释重负,好像没被发现任何异状。

  「你~你你你你你!你刚刚一直捉弄姊!!想害死我们呀!?要是被看到了!我看你怎么被抽皮痛!?你不怕被伯父打喔!?」女友生气地挺胸插腰怒斥!小可爱跟无袖上衣还挂在胸部上没拉下。

  「啊~痛」「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女友捏了捏小健左耳。

  「好嘛好嘛~姊~对不起~别生气了~谢谢姊对我这么体贴~还会怕我被打~QQ

  「〝啪〞道歉完直接扑了上去环抱女友腰部,将脸趴在女友淋湿的胸部上,奶子还挂着水珠,娇嫩欲滴。

  「知…知道就好!乖~」女友愣了一下,随即发挥母爱地抱了抱小健的头。裸露的胸部贴得更紧了。

  「唔嗯…不要舔…嗯…住手…」小健〝洗面乳〞蹭爽了,见机歪了头,一口含住女友右胸。

  「姊~我想我妈妈…呜…」小健装难过…乾…这理由最好可以…

  〝啊!原来是想阿摁(台语是伯母之意)了…难怪每次都爱缠着我乱来…〞女友顿时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嗯…我知道了…乖~ 慢慢吸…不可以太大力,会痛…」说完,坐在浴缸边上,将堂弟跪在自己两腿间慢慢吸允自己敏感的乳头。开始角色扮演起来。
  「谢谢姊…一直以来…就你对我最好了…什么都让我…就像我妈妈一样…」
  〝滋噜…滋噜滋噜滋噜…〞小健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吸允舔堂姊勃起挺俏的奶头。

  另一手也不慌不忙地把玩左乳,时而上下抠,时而逆时顺时针绕着乳尖转。
  「唔…嗯…姊也…舒服…没关系…唔嗯…嗯嗯…嗯嗯嗯…」女友闭上眼,上唇紧咬下唇喘着气,享受着乳腺刺激,也动了情,母爱亲情。

  「唔嘤…唔唔唔唔…小健…不要咬…唔唔唔~呜啊~啊啊啊…好…麻…又…痒…

  痒啊~婀婀婀婀(ㄜ的音)…好难受…「女友紧抓着堂弟的头酥麻的边娇喘边说。

  「噗哈~姊…我可以再一个请求吗?」小健突然挣脱。

  「呼~呼~呼~怎了?什么请求?」女友喘着气歪着头问。

  「姊我~下面又硬了…可以跟刚刚一样帮我吗?我说的是客厅…的时候…」小健小心翼翼地询问。

  「什么?当然不可以!刚刚那样是不可以的,我们是姊弟耶!这样是乱伦!」女友向下看了看光溜溜的小阴茎,的确光溜溜的一点毛都不剩,但硬挺的小钢炮确实挺立着面向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我哥就可以?而且还把鸡鸡插进去你的下面…呜…」
  「好啦!好啦!小声点!被听到就完蛋了!」女友赶紧伸出手摀住小健的嘴,以免被别人听见。

  女友说,那时突然快感消失,既放松又有点失落感。其实原本就很想要的,只是怕小健又乱口爆,所以才拒绝。

  〝真的?〞〝对啦!嘘!坐下!〞〝姊这样太挤了…换个位置吧~〞乔了一阵子还是没办法,浴缸本就狭长,无论顺着浴缸坐下还是小健坐在浴缸边都还是会ㄎㄟˇ到。如果是在外面另一个浴室的木制大澡盆,就没这个问题了。

  「我知道了!那我跪着浴缸,姊你站出去浴缸外!这样会不会刚好?」
  「我试试…咦!?真的!你这小色鬼就光会动这种歪脑筋!」

  〝唔…好冰…〞女友羞涩地说完,拉开了纱帘,便一脚丫一脚丫地踏出去,转身趴着浴缸边,膝盖跪地,小巧的32B胸部正好抵着边上冰凉的磁砖。
  「不可以再多要求了唷!知道吗?」女友看了看这颗香菇般大的龟头,伸出了纤纤双手握住了硬挺的阴茎,捏了捏〝嗯…明明射过了一次,居然这次还这么硬?

  〞女友心里想着。

  〝咕噜…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二话不说,两手抓着堂弟屁股向前一拉,朱唇微张一口吞没,开始前后晃动小小脑袋。

  「啊~!姊~好舒服~噢噢噢…」小健舒服地呻吟出来。女友散乱的头发垂在脸庞,小健情不自禁地撩起女友长发挂在耳际,回手轻抚堂姊红扑扑的脸蛋〝哇!

  好美!〞小健心里想着,配合着前后晃动。

  〝喝喝喝喝喝…〞「姊…你真的好厉害啊…」小健边喘息边说。

  〝噗哧…〞「都给你乱说!」女友笑了出来。

  随即将小健肉棒吐出,双手握住堂弟的肉棒上下抽动,樱桃小口对准露出的龟头含了上去。性感舌尖舔着龟头顶端,再从上往下绕圈吞了进去。受到堂弟鼓舞的女友,又更卖力地吞吐舔弄。

  「啊~继续…呜啊~又是刚刚那招…姊~我的腰好酸…哈哈~停下!这次…真的受不了…哈呜哇~」小健酥爽的闭上眼乱喊一通…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女友非但没停下,反而还加快了速度在龟头的挑逗上,正得意呢!

  「哈哈哈哈…!你终於知道我刚刚多不舒服了吼!?活该!」瑛庭笑得正开心,伸出香舌对着马眼一阵舔弄,随后亲上龟头,给予小健莫大的刺激。双手也没闲着继续抽动棒根。

  眼前屁股蛋儿挺俏的勾勒出饱满的弧线,摇曳灯光下显得更加淫荡;两片臀瓣中间流淌出一丝丝水痕,贪婪地滑过蜜汁大腿。女友一想到终於可以反整回去,嘴角微微上扬。翘挺的屁屁晃动得更厉害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吸允肉棒的口水声回响着小小浴室。

  〝咕噜…唔?〞突睁大眼,女友感觉一双大手掌抓住自己的屁股〝咕噜…咦!?
  是谁!?〞女友紧张地思索着…脸上表情羞愧得可以。

  〝餔(不)…口(可)…以…咕噜…小…健…停…〞一根火烫的肉棒物体抵住了自己的阴唇,配合着自己对堂弟的口交,微微前后晃动〝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可小健爽到紧紧抓着自己的头不放。女友越来越惊慌…

  下体传来的感触,阴唇慢慢地吞没那颗陌生的龟头〝唔啊~咕噜…〞女友右手试图推开那双大手,苦於一张脸晃呀晃地被兴奋的小健箝制固定,却无从施力。
  〝噗滋………〞〝唔啊……好大…好难受呜…完全进去了…是谁?〞瑛庭脑中飞快的思索,到底还有谁会大胆地…难道…

  「嗯啊~咕噜~嗯~嗯嗯嗯嗯嗯…呜唔唔唔…」

  〝啪啪啪啪啪…〞陌生的腰间,充满着肥腻感,一下一下撞击着自己的臀部,陌生肉棒抽插着自己淫水氾滥的妹妹,毫不怜惜地直捣美穴,阴唇都被干得红肿。
  小健沉浸在堂姊的口交中,毫不自觉。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口中塞着肉棒,后面激烈冲刺所带来的的酥麻快感,让女友只能发出一连串的闷哼。

  「姊?你怎么慢了?」渐渐地肉棒传来感受的频率不大对了,小健缓缓睁开眼问。

  「啊!?爸~~~!你怎么在这!?」小健惊慌失措,赶紧松开了女友脸颊。
  「你老子不能在这?你就可以在这跟你堂姊乱来!?蛤!?」只见大伯脸上一阵潮红。

  「呜啊啊啊啊…嗯啊~~好大~不要……不要……噢~~大伯~不行插……不行……不要动了…嗯嗯嗯嗯嗯…不行……不可以啦~~噢……噢噢噢噢噢…好麻…」瑛庭小嘴终於挣脱了小健的肉棒,开始激烈挣扎,胡言乱语。

  〝啪啪啪啪啪啪…〞

  ===================================
  「所以!你就这样被大伯强暴了!?」我停止胯下的抽插,目前足足干了有1小时有,边听女友〝断断续续地〞自白,边兴奋的,不,是愤怒的抽插。
  〝嘘……〞〝噢!好紧〞〝小声点啦!我妈他们还在睡觉!〞瑛庭突见我大声说话,阴道一紧,悄声说希望我小声些。

  「小声!?昨晚你不回来睡,跟大伯和堂弟做了整晚还…还…还…」我气到说不出话来。

  「我是被…噢噢噢…小杨你…小力点…是被…强暴的…啦…唔嗯嗯嗯…」瑛庭被我抽插得语无伦次。

  「看我怎么惩罚你…嘿嘿嘿…」

  「惩…惩罚…?」女友惴惴不安问。

  「唔嗯…不要…哇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搔我…痒痒痒痒…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杨停~停下~哈哈哈…我好难受…唔嗯…哪有…这样一边…干我…一边搔我腋下…嗯嗯嗯嗯…哈哈哈…」女友的双手依然被我绑在床沿,下身肉棒奋力抽插,双手饶痒瑛庭光洁的腋下,时而滑过敏感腰间。女友被我弄得不能自己,上身扭曲变形,腰间上下疯狂颤抖,时而呻吟时而发笑。

  「这就是惩罚啊!不然呢?」我一副理所当然样。

  「变态…小杨你…变…ㄊ…ㄞ…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了…快停下…」瑛庭眼角泪水泪水悄然欲滴,似笑非笑百般痛苦却又沉浸在酥麻快感中。

  「呜嗯…不行…真的要…停…停…停停停…唔啊啊…婀婀婀…」女友语无伦次的淫叫。

  「啊?什么?」我稍停下腰部挺动。

  〝滋滋滋滋…噗噗噗噗噗…滋…〞

  女友潮吹了?不只是潮吹…刚刚她说要尿尿啊…

  「噗~!瑛庭!你喷得我满脸…呸呸呸…」有股潮吹的骚味加上憋了很久的尿水,因瑛庭下体还插着我的肉棒,导致淫水尿水直接喷洒在我的腹部后反溅在我脸上。

  「呜呜…就跟你说了…停下…呜呜…」

  「庭庭~ 对不起嘛~ 乖~ 乖~ 乖……」我一时手足无措…

  「小杨你明明每次就…每次听到我被人欺负…呜嗯…都很兴奋…今天下午在医疗室…呜…你不也都知道了?呜…呜呜呜…呜呜…」女友哭着鼻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尿液与淫水也混浊在瑛庭一张俏脸上。

  「嗯。我有猜到…但你妹在…我…」我有些愧疚…毕竟后来也上了她亲妹妹,更没好好保护。

  「………………………」

  两人沉默不语好一阵子。各怀心事…肉棒已软,滑出红肿肉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问。

  「我的家…这样…我被亲戚侵犯…那天在学校…杨…你一定嫌弃我了吧…?」女友表情…自行想像

  「嗯……没有。」

  「你有…你刚刚犹豫了。」

  「你要干嘛?」

  「帮你解开。」

  我俯身向前,解开绑住手腕的发带。天空蓝的发带…都被汗水浸染成海水蓝的鹹味…我俯身向下,紧紧抱住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泪水溃堤。〝我也对不起。〞

  ===================================
  回到昨晚,后续。

  「唔…好紧…你们在这里干嘛!蛤!?小健!怎么可以跟姊姊做这种事!」
  〝喝喝喝喝喝喝…〞

  「呃呃…爸…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爸…」

  「爸什么?」大伯怒斥小健。

  「没事…」小健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不敢置信。

  小健此刻心中五味杂陈,从小就一直照顾他的堂姊,身后插着一根肉棒〝啪啪啪…〞地作响,还是自己喝醉酒的老爸,自己一直无缘享受的美穴,就这样再次不敢吭声地被夺走。

  「庭庭哪~从小就知道你对身体没有观念。对吧!?早就叫你要懂得保护自己了!不听?大伯一定要给个教训…喝…你才会怕…」

  「啊…轻点…还…还不都是大伯你从…以前就…一直想…想上了人家…以前小时候…不懂…大伯…嗯哼…还有伯母你…们带我们姊妹…俩上山泡温泉,你都不顾大…家都在…旁边,一直偷…摸…呜噢噢~~太……太……太激烈了,慢点啦!

  噢噢噢~~大伯慢点好不好~求你~妸~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不要…

  不要了…求求你……停啊~~噢~~噢~~噢~~「

  〝喝喝喝喝喝喝…〞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小健!塞住你姊的嘴!她太大声了!喝喝喝…」

  「什么!?拿什么塞住?」

  「你白癡啊!?拿你刚刚塞的小鸡鸡塞回去不懂?等等被庭庭男友听到,闹大就不好了!」

  「还不快点!」大伯不耐烦地催促。

  「可是…我软掉了…」小健低头看着自己没用的小GG

  「不要…我小声…小健…不要~呜呜呜呜呜…」说完,两只手不再抵抗,反而摀住自已的嘴。

  「可是姊…我想要…」

  「啧…真没用…出来,这边给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呜呜呜呜呜呜…噗哈…太快了…轻点…嗯啊啊啊啊…慢点…呜~」用力连续撞击了瑛庭的臀部十几下后,拔出肉棒。

  〝噗滋…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瑛庭身子趴着地一边喘息。屁股翘高,大腿痉挛狂抖。淫水氾滥的小穴被打入太多空气,肉棒一抽出来,嫩穴也一开一合地排出空气。

  「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女友放松了下身,臀部〝啪〞的一声侧身躺在冰冷潮湿的磁砖上,淫水浸润了一地春池。

  〝啪啪〞小健踏出了浴缸,转到女友腿根蜜穴前。

  「唔嘤…让…我休息…一下…」小健伸指抠了抠瑛庭红肿的阴唇。

  「姊~ 我…可以吗?」小健吞了口口水问道。

  「嗯…?」女友高潮余韵未退,意识不清地不明所以。

  「怎么了?嗯啊?不要…堂弟…弟弟…不可以…」小健将女友转了身仰躺。抬起了女友双腿,压向女友胸口,一手抓着自己半勃起的肉棒,抵着阴唇磨阿磨。
  「不要!不可以!小健…在这样…我要生气啰!」女友神智一下清醒,白璧无瑕的美腿,朝着空气一阵乱蹬,一抖一抖着看似在抵抗,亦似在炫耀如蜜汁般大腿。

  ===================================
  ※女友有次酒后曾告诉我过,她都当家人是自己最重视的亲人。无论亲人如何伤害她,她都爱他们。她可以为了家人付出所有。

  但之所以不能给大伯跟堂弟侵犯……是因为早已经在国三暑假那年,被堂哥骗了破处……所以不能再给堂哥的家人任何机会侵犯,第一,已经跟我交往了。第二,这样就真的乱伦了。((但其实,跟堂哥就早已是乱伦,但我不忍心戳破她的自欺欺人。))

  由於一直到跟我交往后,才惊觉,以前那些亲密行为,都是相爱的两个人才会做的。一直对性跟爱迷惘、怀疑的她……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於是对我的一连串谎言。这次回来,她以为她长大交男友了,就不必太担心被侵犯,谁知道…
  ===================================
  「姊…拜託…哥跟爸都有…那个…干你…为什么我就不行?」小健看得两眼发直,欲火欲於眼中窜出。小健握着肉棒一下碰到软肉,一下扑空,肉棒反倒像是遇到归宿,越是欲拒还迎,抑或抵抗,就越兴奋。

  「这…这不是…我愿意的啊!?不能逼迫…ㄨ喔…咕噜…」女友眼前一阵昏暗,庞然大物排山倒树而来。

  「让你多嘴?来~吃我肉棒!」满身肥腻的腰间肉,跨上自己胸前跪着,一手压低巨蟒,塞入女友口中。

  〝叩叩叩…〞「谁在里面?」是我。嗯。是我半夜昏沉,只因晚上陪女友的父亲、大伯、堂哥喝了不少小米酒,尿意袭来起床要去上厕所…讲到这,我依稀记起一点点前晚的事情…哀…我怎么…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异常呢!可惜!没了偷窥的机会!都怪酒后误事!我喝了酒,就很想睡…

  〝嘘嘘…嘘…〞

  〝啊…嘘…〞

  〝咕噜…〞

  〝别乱动…庭庭你男友在外面!你想让男友看到我们在里面这样吗?〞大伯这番话很有用,女友顿时停止抵抗,双腿一伸一曲地伫立在空气中,丝毫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嗯…那个…我想上厕所…有人吗?」

  〝喀啦…喀啦…〞当下的我转动门锁,门锁着了。我思索着该不该继续问?会不会太失礼啦?

  「噗哈…杨杨…是我…」大伯抽出了瑛庭口中肉棒站起身。

  「啊?是你啊?你在干嘛?洗澡?」我听见莲蓬头开启的水声。

  「嗯啊…对呀…我在洗澡…怎么啦?」瑛庭紧张地说。

  「嗯?你不是刚刚跟你堂哥洗过澡了吗?」

  「啊!别乱说!哪…哪有跟堂哥一起洗!是轮流啦!」女友此时惊吓得睁大眼望向大伯与堂弟。

  「哈哈…我知道啦!我乱说的。别生气…」我心想,哀。还是别戳破她好了。
  「我…我是因为刚刚臭小健在跟我乱…啊…别…」

  〝噗滋…〞〝啪…啪…啪…啪…啪…〞

  「哦?是哦…好吧…庭~我也要一起洗澡~麻~好不好~嗯?」

  没注意到此时,小健趁着女友专注在跟我说话的同时,将女友滑嫩的双腿一左一右扛上了肩膀,肉棒对准洞口前后磨了磨,一声不坑地插了进去。缓慢前后挺动腰部。

  可能是水声哗啦啦的,也可能是我酒醉了没多想,只想进去与女友共洗鸳鸯浴,边幻想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入了洞。

  「唔…呜…呜…呜…呜…」女友摀住嘴,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些许声音。
  「庭?怎么了?」

  「没…嗯…没事啦…这样不好…等等被家人发现惹…唔…呜呜呜呜…」
  「哦…也对…好像也不太好…给庭庭父母的印象会变差…嗯嗯…」我自言自语说着。

  一阵尿意来袭「啊…不行…我快尿出来了…你开个门好不好?我尿一下马上出…唔…」

  「啊?不…不可以…你去外面的浴室…」

  「我去过了,你妈妈在洗澡,伯母叫我来这边上厕所的…快点…我快尿出来了…」〝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尿意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席卷当下的小杨的脑海,使小杨顾不了许多,使力转着门把。

  「啊?不然尿…尿在草丛?」

  「被看到多丢脸啊?不行!」

  〝小健停下来!怎办?这下怎办?我男友一直在外面的话,我们都出不去了。〞女友在内紧张得半死,门外被尿意给憋死,小健也吓得要死…

  〝不然…你起来,我想办法,你说让他等等,先在门外等等再进来。〞大伯出主意了。

  〝嗯好…嘘…小声…〞女友此刻挣扎地起身,晃着颤抖无力的双腿…走向门把。

  〝小健你躲在浴缸里面把浴帘拉上,我…啊!太快了!庭…〞大伯瞪大眼着急地向前阻止已来不及。

  〝咦?什么?〞女友转头问道。

  〝喀啦…喀…〞女友右手已握住门把转了开。

  〝糟!完了…〞大伯肥大身躯一个箭步向前

  「嗯?开了?我进去啰?」〝吱…〞门被推开了约一个手掌大小。

  〝蹦!〞〝啊~!痛…〞

  「怎么了!?怎么了?你还好吗?」〝叩叩叩…〞听到门后的状况,我顿时酒醒了些。

  「唔…没事…我没事…撞到了膝盖而已…地上太滑了…」

  〝喀啦喀啦…〞

  「你挡住门了?打不开啊?」当下我用些力想推开门,却发现门又被推了回来。

  〝大伯…你怎么又插进来了…唔…好胀…别动…〞女友吃力地小声说。只见大伯整个上身趴着女友,两手环抱柳腰,下体肉棒连着女友小穴,尽根没入。一脸窘迫又舒爽又刺激的複杂表情。还偷偷前后缓缓抽动。这概率有点他妈的小…
  〝这不是故意的…我还没躲好啊!你就开门了…要阻止你…所以就…就…〞大伯慌张地说。

  〝就什么就…快拔出去…我男友在外面啦!〞女友催促着。

  「快快快…憋不住了…」昨晚真的喝得很醉,我不疑有他。继续推门。
  「啊啊啊…好啦…等等哦…」〝快去躲着…唔嘤…还摸!?〞女友回眸一瞪,大伯恋恋不舍地抽出肉棒,顺手摸了摸女友嫩穴。

  「嗯…好了…进来吧…」女友回头再看了看他们有没有躲好。

  〝吱…〞「你没事吧?我快尿出来了…」当时开了门后,只见瑛庭站在一旁双腿并拢,拿着一条毛巾遮着,一张俏脸胀得通红。小杨顾不得她,赶紧一步并作两步小碎步扭捏的走到马桶边,拉下裤头〝嘶…哗…〞泄洪起来。

  「嘿嘿…你怎么了?裸体不是天天都在看吗?害羞什么?」原来那时我还醉着(昨晚的回忆越来越清晰)…只记得女友红着脸,右手拿着小毛巾微弯着身躯,刚好遮住自己奶头与私处。女友身后纱帘紧闭,小杨当是正常的,不疑有它。
  「没…没有啦!就有点怪怪的。」女友支支吾吾的说。

  「哦?难道是…是要诱惑我吗?哈哈?」我借酒调侃着女友。

  ===================================
  因为太过熟悉彼此身体,女友以往都大大咧咧的裸体在我们的租屋处走来走去。

  嗯…顶多穿一件大件睡衣,只遮住臀部,里面什么都没穿,因为她知道我喜欢暴露她,或是直接来方便。女友一开始还很排斥,还是会坚持穿睡裤,因为家里保守,但拗不过我的变态嗜好,就渐渐习惯了。

  到后面,即便是我弟常来找我,女友仍然穿着一件睡衣加睡裤,里头没穿内衣内裤,还能正常面对我弟。可这样换我不自在了。

  ===================================
  「哪…哪有啦!快尿完快出去,我要洗澡了…」女友催促着。

  「嗯?怎么啦?我可以一起洗吗?」我甩了甩半勃起的肉棒问道。

  「当…当然不可以,被家人看见了怎办?快出去快出去…」女友下了逐客令。
  「蛤~可是你刚刚害我在外面憋得受不了,都快尿出来了。我不想出去了…除非…嘿嘿嘿…」

  「除非什么…?」女友神色惊慌的表情让人更想欺负。

  〝我想做…〞悄声。

  「不行!」女友立马回绝,看来是看穿我的欲望,紧张地向后退了一步,靠到了纱帘。

  「来不及啦!」「啊!不要~!」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想向左窜的女友,瑛庭一个凌波微步。每次跟女友逛夜市时,就很会挤啊钻的,常常牵着手,让我到处撞到人。可想而知,还真没抓到她。

  「可恶!」我心想,我就不信,好歹也跟她闯铜人阵钻了三年。侧身一转,肉棒一甩,超在她前面妙手一拦,圈住了一濂腰间肉。

  「嘿嘿……哈哈哈哈哈!」我得意的坏笑。

  「笑屁!快放开我!别闹了哦~杨杨!我会生气哦!我会生气哦!」女友转头脸红恼羞地警告着,连说两遍。苦於背后被我紧紧抱着,肉棒还故意一前一后摩擦着瑛庭的臀部。她再挣扎,两只小手也因下体传来的麻痒感而无力抵抗。
  「我偏要…」右手扶了扶肉棒,轻轻抵在阴唇处,一下掀开那桃花蜜洞,一下退出。

  「不…嗯哦…不要…杨杨…你真的…喝醉了…又没戴套…别…唔嘤…」女友脸蛋通红如苹果,却有如惊弓之鸟般慌张。

  现在才明白,纱帘内的一老一幼,正在观赏着活春宫,也难怪瑛庭当下多么神色惊慌了。可当下我不明白,只当作是女友害怕让家人知道,如此而已。没有多想,此情此景只会让我更兴奋而已,龟头挤开了紧緻嫩肉,奋力插了进去。
  〝噗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啊啊…呜呜呜…不…不要…杨…嗯嗯嗯嗯嗯嗯…不可以…停下…太大声了…

  噢呜…好烫…杨…你那个…好烫…唔嗯嗯嗯嗯嗯嗯…「女友双手扶着马桶边缘,任我鱼肉。我俯身捏了捏勃起的奶头,把玩把玩32B的白嫩乳房。

  瑛庭被插得弓起身子,纤纤玉手再也无法抵抗私处传来的炙热。只因喝了酒,容易全身发烫,更何况是充血如铁棍般地肉棒。再者,适才被小健与大伯如此凌辱一番,却又几番半途而废,现在已情欲高涨而无法自拔,更何况浴室内还有两个一大一小王八躲在纱帘后偷看。

  〝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嗯嗯嗯嗯…杨…快拔出…去…不要…太激烈…了啦…呜呜呜呜…呜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噢噢噢…噢噢…」我将女友转个身,让她扶着洗手台,两手伸直,瑛庭低头瞄着右边两双兴奋的眼睛,火热的视线简直像是要冲出来把她吃了一样。被看到活春宫而羞愧难当的瑛庭,顿时紧缩了缩阴道。

  「唔噢…庭~你好紧…射里面…可以吗?」我感受到龟头的紧箍,〝啪啪〞的频率也加快了许多,至少还记得像平时一样询问是否安全期。

  「不可以…射…嗯嗯…里面…危险期…慢点慢点…我快到了…噢噢噢噢噢…要来了~杨~啊啊啊啊啊…啊~~」女友突然垫起脚尖,腰肢一阵乱抖,臀部一缩一松。

  〝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不好…〞一阵阴精冲击着龟头,我赶紧拔出,将女友两腿并拢,奋力一插,十指紧扣瑛庭波涛四起的臀部一阵猛冲,从白嫩的大腿内侧磨着红肿的阴唇,射了出来。

  〝唔噢……〞〝呜呜…呜嘤…嗯嗯嗯嗯嗯…〞小阴唇被那火烫的精液一浇,一声嘤啼,修长雪白的玉腿猛地僵直,感受那一阵阵袭来的高潮。我醉趴在瑛庭身上,感受着女友一阵一阵快感所带来的最后余韵。

  「唔嗯…杨…杨…杨?你睡着了?」女友因双腿瘫软,跪坐下来趴着地板,疑惑的问。没错…我原来不是自个儿回去睡的,而是趴在瑛庭背上睡着了。
  「你好重…啊!?你还好吗?醒醒阿?」女友惊叫一声,转头呼唤。我从女友背上滑落,往左侧一倒。鼾声大作,居然睡了?

  「看来小杨哥是睡着了?」小健出声了。

  「嗯…庭庭…刚刚表现得不错哦!有AV女优的气势!」大伯嘲笑着女友。
  「对啊!爸!就像真的在看A片一样!」小健附和。

  「呜哇~不要看!」瑛庭大羞,蜷曲着双腿,双手遮着乳房趴回地板,转头向后怒斥。

  「好啦!小健,别欺负你堂姊了,小心被你婶婶知道,吃一顿棍子。」大伯反常地维护刚刚侵犯过的姪女,嚥了口口水。

  「嗯…庭庭。你先洗洗那个…」说的是精液。「然后穿好衣服…内裤湿了就别穿,以免着凉,睡衣还有短裤穿着就好,我们三人合力把你男友抬去客房睡觉吧!」大伯调度着。

  「好~」「嗯…好。」女友婀娓娓撑起身子,拿起旁边半湿透的睡衣与海滩裤…

  扭一地的水,穿了起来。

  〝嗯…不舒服…〞女友想。果然还是湿答答的好不难受。

  「好。那你们两个抬手,我抬脚。」大伯身先士卒,将我毛腿抬起。女友与小健亦然。

  〝啪躂啪躂…〞〝啪躂啪躂…〞〝啪躂啪躂…〞

  〝嘘…轻点,别给其他人听见了…〞

  〝噢…好…〞

  他们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把我抬回床上。

  「呼~终於…小杨是吃多少啊!?这么重?」女友抬完我,趴在床沿小憩。
  「啊?裤子!小杨的裤子呢!?」仨人面面相觑。

  「啊!小健!你回去厕所拿!应该在那!」大伯命令道。

  「蛤~为何是我?烦捏~」

  「啰嗦什么?」

  「好啦~好啦!去就去。」小健一溜烟跑了个去。

  「嗯…庭啊…我看你这样湿湿的不舒服,要不换下来?」大伯眼中满是关心的问。绝不是因湿透的海滩裤,黏住了瑛庭的曼妙翘臀,连骆驼蹄的痕迹印子也勾勒得维妙维肖…的关系。

  「换?大伯换什么?」傻瑛庭脑袋还没转过来,只是将脸歪过,头趴床询问。
  「当然是换掉小短裤啊?」〝刷!〞话语未落,大伯已站在姪女身后蹲下,一双种田粗手,一把将小热裤脱了下。

  〝啊!不要!〞瑛庭一声惊呼!转头想阻止已来不及。大伯刚硬如铁的肉棒早已抵住适才刚高潮过后的阴唇,姪女蜜穴过於湿润,轻易地便将充血而硕大的龟头吞没。

  〝啊…庭?你说不要什么…〞我醉梦中问道。

  「没…没事…你累了…唔嗯…快睡吧!」瑛庭紧张地安抚男友。阴道也紧缩了缩。

  「唔…庭你好紧…」大伯惊呼,连忙停下。喘口气。继续挺腰撞击臀部。
  「呜啊~不要…现在不行…停…大伯…快停下啊…呜呜唔唔唔…」

  〝庭~我还好硬…帮我舔一会儿好吗?〞我醉梦中又说道。(我是真的忘了,以上以下都是转述自女友自白。)

  「啊~你醒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呼噜噜…呼噜噜…〞瑛庭见状,还以为我真醒了,故意如此说的。好在随即打呼声传来,才摀住嘴小声呻吟。
  「庭庭…你男友真的又勃起了啊!年轻真好…喝喝喝…帮帮他舔到射出来吧…」

  大伯兴奋地说,肉棒快速抽插。

  「不要…你快出来…」

  「快射出来?喝喝喝…」

  「不…是…是拔…出…啊呜…呜呜呜呜…」大伯突然大力地〝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姪女的臀部。

  「不然这样啦…只要你把你男友舔到射,我就拔出来!你说要不要?」
  「不…不要…现在就拔…嗯嗯嗯嗯嗯…」

  「那我就继续啰?」

  〝啪啪啪…啪啪啪…〞

  「啊…不要了…好啦好啦…我舔…大伯你…慢点…」瑛庭已为威逼妥协。
  「嗯…好…这才是乖姪女…呵呵…」大伯满脸淫笑。

  瑛庭伸出纤纤玉手触碰着盘根错节的肉棒,既熟悉又羞耻的心情,此刻只有她自己知道。

  「啊!它跳动了!你看你男友,兴奋啰!」大伯兴奋道。

  「哪…哪有…唔嗯…有点腥…」看来是刚刚射了,没清洗,精液残留的余味使瑛庭有些作呕。

  「快…快舔…」

  「好啦~不要催~」女友转头杏眼微瞪。

  〝啾…啧…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瑛庭朱唇微张,亲了一口肉冠处,伸出香舌小心舔了舔,吞下那勃起的龟头。瑛庭两只小手仍不忘记上下撸动棒身配合着,后脑杓微微地上下起伏。

  「啊!不要捏…那里…唔噢…不要…头头…好痠麻…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大伯肥腻身躯,贴身趴伏在女友背上,十爪如钩,一左一右从女友腋下穿过,揉捏着一对娇乳,偶将胸前小突起夹在指缝间,使劲地夹,夹出一振振娇喘。

  「小声…快舔…」

  〝呜哇…咕噜…呜呜呜…呜呜…呜…噗哈…咳咳…咳咳咳咳咳…〞大伯压下姪女后脑杓,惊慌之余,迅速张口便含,一不小心吞得太深,似乎插至喉咙,赶紧吐出,张口欲呕。

  「干嘛啦…呜呜呜…太深了…很不舒服捏!」女友怒瞪道。

  〝啪躂啪躂…〞走廊突然传来一阵拖鞋声。

  〝这么晚了…谁在大声说话啊?庭…是你吗?〞声音是伯母,女友妈妈。
  「啊!我妈来了!大伯怎办?」女友惊慌道。

  「来不及出去了…躲…躲起来!怎么今天一直有人打扰啊!烦!」大伯小声抱怨。赶紧抽出肉棒,收拾衣裤,来不及穿上,柜子太小,床底太窄!完蛋,挤不下大伯肥胖的身躯。

  〝嘘…过来…〞只见女友爬上了床,侧躺在男友后面。小手高举呼唤大伯上床。

  〝好!〞大伯一跃而起,猪急跳墙,扑通钻进棉被,同样侧躺於姪女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喀拉…咯吱…〞门被推开了缝「咦?瑛庭?你们还没睡吗?」女友妈妈伸出一颗头悄声问。

  「嗯…妈…我刚…刚在跟朋友讲电话啦~小杨睡了…」女友回答道。

  「是哦!小声点哦!你今天晚上…应该没有被你堂哥…怎样吧?」

  「妈…你看到了?」女友惊慌的问。

  「没有…只是堂哥跟你都已经长大了…你堂哥还说要跟你洗澡…我担心…」女友母亲欲言又止。

  「没…没有啦!妈…你别乱说…堂哥只是疼我…什么事都没发生…啊…不要…」

  女友赶紧否认。但身后那不安分的肥手,已然从女友腰间穿过伸到自己胸前揉捏着,肉棒也恢复雄风,紧贴着自己的臀沟,缓缓地前后磨蹭股间嫩肉。女友只能右手隔着棉被压着,以免被看出端倪。

  「不要?喔…不会跟小杨说啦!以前你堂哥还在青春期,难免冲动,你又天真…

  差点被欺负了…现在你堂哥长大了,有女友了。你又有小杨…应该不至於…只是…下次别在跟男友回家后,还跟堂哥洗澡了!被看到很不好…知道吗?「瑛庭妈妈也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频频碎念。殊不知,早已太迟。

  「好啦…下次不会了…别再说了…以免被小杨听见…」瑛庭小心地偷瞄我说道。

  〝唔噢…大伯别闹…会被发现…〞女友悄声说。

  「嗯…你知道就好…咦?你后面是什么东西?这么大一包?」〝咯吱吱吱…〞瑛庭母亲推开了门,走向床前。

  「啊!?这…这是行李啦…行李…太多了,放床上,反正放得下…」瑛庭惊道。

  「嗯…?」妈妈已站在床沿,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向前伸出了手,抓起被子一角。

  〝婶婶!我在找你呢~你有看到我的衣服吗?之前放在婶婶家的…〞小健突然出现阻止婶婶掀开棉被。

  「啊!小健!你怎么不穿衣服光溜溜地跑来跑去!?」瑛庭妈妈转身惊喊。
  「婶婶小声点啦…小心吵到小杨哥…我刚洗澡…忘了拿衣服…都在家又没差。」
  小健小声解释着。

  「好啦…我知道了…我帮你找…跟你婶婶来…」瑛庭妈妈准备离开。

  〝啪啦…〞踢到了一双拖鞋…

  〝庭庭…这…〞瑛庭妈妈低头仔细一看,脸色突变,转头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妈?」瑛庭红着脸歪头问道。身体一振一振微微抖着。
  〝那…没…没事…我们走吧…小健…〞瑛庭妈妈望了望熟睡的小杨,决定离开,格外小心地关上了门,不留下半点声响。

  〝唔嗯…不要…放手啦…大伯…下面那根也是…收回去!〞女友气嘟嘟的鼓起腮帮子说。

  「我回来啦!你们看~」没几分钟,小健拿着我的裤子挥阿挥,出现在房门口,已穿好衣裤。

  「回来就好啦…我们快把小杨裤子穿上赶紧离开吧!」大伯心有余悸不敢恋栈。

  女友与大伯跨过熟睡的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三人帮我把裤子穿了好。
  「好啦~呼~大伯、小健你们也快去睡吧…我累了…」瑛庭下了逐客令,转身就要上床睡了。

  「嗯…好吧…小健,我们回房睡…」

  「什么?我才刚来耶!你们刚刚在干嘛我都知道哦!我要去跟婶婶说…今天的事…」小健不满的挟怨报复之。

  「不可以!x2」瑛庭与大伯异口同声。

  「那我要!换我!」小健从后抱紧女友腰间。

  「放手啦……怎么可以这样啦!而且小杨在这耶!」女友试着掰开堂弟的手。
  「那…我看庭庭啊~ 你男友也睡死了。你今天就先来我房间睡吧!不然小健一直闹也不是办法…小健!今晚不能再骚扰你堂姊了!知道吗!?该睡觉了!」说完便对小健眨了眨眼。

  「可是…哦…好吧…」小健看懂自己父亲的默许与暗示,假意附和着。
  「真的吗?不会再乱来了?」女友狐疑着眼神问道。

  「真的啦!走吧~ 走吧~ 」

  「嗯~ 姊~ 走吧~ 」

  「嗯…喔…好吧…」女友看了看床上的我后,被堂弟推了出去。大伯悄悄关上门。

  ===================================
  「好了…杨…慢点…可以结束了吗?好久…已经一个半小时了…唔嗯…嗯嗯嗯嗯嗯…你…今天怎么…呜嗯嗯…这么粗…呜啊…呜呜呜…」女友狗趴式的趴在床上,我边听她说着昨晚的背叛经历,边从后面干着她。一会儿九浅一深,一会儿听着听到高潮处,便连续重重撞击女友屁股。

  「然后呢?所以怎么后来…任由小健插了整晚?蛤?」想起早上门缝中看到的情境,整个愤怒地抓着瑛庭的臀部,一阵怒插。我本来就很不容易射出,尤其专心的抽插,想让瑛庭爽,反而拖更长时间。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不要了…呜噢噢噢…不…杨…太快了…顶到了…停…慢点…」女友求饶着,伸手向后阻挡我的进击。

  「好…我慢点…你快说…」我放慢了速度,缓缓抽插,留着龟头埋在阴唇中,吞吞吐吐地进出,此乃九浅。

  「就…我们进大伯房间后才发现,我刚刚忘了拿乾净的睡衣睡裤…大伯骗我说…

  衣服太湿黏了,要我脱光了睡…「女友吞吞吐吐地说。

  「然后就这样上了?快说…」〝啪!〞肉棒一挺,尽根没入,此乃一深。
  「呜啊~停停停停停…我说…大伯答应我说,不会碰我…」瑛庭抖着双腿婀娓娓道。

  ===================================
  「庭庭啊~你是不是忘了拿换洗衣裤?」大伯看了看湿透了的姪女说。
  「啊!对吼!我回去拿!」女友惊道,转身便欲走向房门。

  「别回去啦!等等又被你妈看到。你脱掉吧!就别穿了,反正刚刚都看光了。我们睡吧!」大伯劝着。

  「对啊对啊!刚刚婶婶好像很怀疑呢!」小健附和。

  「怎么可以…不行啦!」

  「那…我记得我抽屉里面有一件你堂姊以前的睡衣,跟你一样的款式。你要不要穿那件就好?等等…我去找…」女友大伯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啊!找到了!喏~拿去~一样吧?还比较大件些…刚好遮住屁屁…」大伯不怀好意的笑着。

  「可是…在你们面前脱…衣服…很丢脸…」女友脸红看着这对父子。

  「小健关灯。这样就看不到啦!睡吧!呜哦~我累了。」女友大伯说完便躺了上床。

  「喔好~」〝啪嚓〞关了灯,一阵乌漆墨黑。(念ㄇㄚ黑也可)

  「喔…好吧…」

  瑛庭思考了一下,觉得湿湿黏黏的,还是太不舒服,又不敢再出去拿,以免半路被看到衣服湿黏又没穿内衣的自己。女友两手抓着裤头向下一拉,月光照射下,一轮新月般的臀部映着大伯与小健欲火难耐。一脚丫一勾一抬起,换了一只脚丫一勾,女友拿着自己睡裤(海滩裤),挂在椅背上晾乾。

  反正看都看光了,脱不脱衣服睡觉应该也没差吧?想想决定还是脱下原本的睡衣睡裤,换上大件的连身睡衣后,就直接睡了吧。

  〝唔…好黏好难脱…〞湿黏的上衣,卡住两手,身体扭动着试图摆脱下来。
  「姊~ 我帮你脱。」小健跨过大伯下了床。

  「唔?喔~ 好啊~ 太湿了…黏住…帮我拉一下…」

  「嗯好…嘿咻…」女友弯下身子,把上衣衣摆交给小健,小健两手一拉,脱个精光。

  「小健…有毛巾吗?我想擦一下…」

  「在衣柜最下面的抽屉里…弄一弄好,快睡吧!」大伯瞇着眼偷看,并说道。月光下的瑛庭,朦胧胴体的窈窕曲线更加性感可人,看得大伯两眼发直。

  「嗯好…谢谢大伯…」女友拿了条毛巾擦了擦身体,然后换上堂姊的大件睡衣,衣摆刚好遮住臀部。

  「我要睡哪儿啊?」女友看了看床。

  「睡这…姊来~ 睡我旁边…」小健毛遂自荐(乱用成语)。

  「嗯…挤得下吗?好吧…」还好自己与小健瘦小,大伯虽体型庞大,却也还够三个人睡。

  「晚安…好累喔…今天…」说完,便爬上床侧躺在小健旁边,跟小健共盖一条薄被。

  「晚安…姊…」小健道声晚安。大伯早已打着呼噜,睡着了。

  就这样结束了吗?怎么可能…

  过了良久,也不知道多久,睡梦中,女友侧着身子面向大伯,背后却感受到堂弟的肢体碰触,一只手撩起睡衣,伸进里面轻抚着堂姊光滑的背部,顺着脊椎滑溜而下,女友敏感的身躯抖了一下〝堂弟…让我睡…别玩你姊了…〞梦中说完,转个身子面对堂弟,两只手紧紧抱着堂弟的头,白皙双腿夹着堂弟的左腿,继续梦周公去了。小健整颗头就埋在堂姊的胸脯上,隔着一层睡衣。

  〝姊…晚安姊…〞小健看来也是真的累了,躺在温香暖玉上,也没心力去想作弄堂姊,闭眼就睡着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床微微震动,大伯翻了身,面向姪女的背部。看来今夜有人要睡不着了…

  〝唔…杨杨…好痒哦…停下…耳朵…痒…不要舔…湿湿的…〞

  女友睡梦中梦到的我,其实是身后的大伯。前面两次上了姪女,都没射出,大伯心有不甘,决定回自己房间比较安全,不怕打扰。女友大伯右手缓缓地从女友腰间,一路滑到吹弹可破的圆润屁股,轻轻地摸了摸白皙光滑的大腿小腿,甚至脚趾头儿都恋恋不舍的轻轻抠了抠。

  〝噢…痒…小羊~别舔我脚丫…乖齁~摸摸…〞女友乱作梦,以为梦到绵羊,摸了摸堂弟的头。

  大伯噗哧一声笑了笑,右手滑过瑛庭的小腿肚,大腿内侧敏感地带,果然又听得女友疾呼〝啊~小羊乖…不要舔这…好痒呀~〞
评论加载中..